美高梅官网

“情义老兵”李彬:战友尽忠我尽孝

sdlc.wenming.cn   时间:2018-11-19   来源:

  我叫李彬,1963年出生在农村一个老党员、老军人家庭。我的父亲14岁时参加新四军,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复员,为祖国的解放事业和新中国成立奉献了他的全部青春。因为父亲的缘故,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

  改革开放这40年,是我走上工作岗位的40年,也是我人生最宝贵、精彩的40年。40年岁月见证了祖国的巨变,也见证了我这一生的英雄梦想、爱国情怀。

  1978年我初中毕业,在乡镇企业做了一名制鞋工人。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启,我的绿色军营梦越发强烈,我希望参军报国。1982年我光荣入伍,成了一名卫生救护员。1984年7月,我随部队参加边境作战,经历了血与火的战场、生与死的考验。在战场的一年中,我参加大小战斗十余次,参加突击队四次。我抢救过的58名伤员中,有8位在我面前壮烈牺牲,其中有一等功臣沈国良烈士和二等功臣樊俊烈士。

  2015年,李彬在战友们的墓前。郁兴 摄

  2014年国庆,李彬、烈士父母及社会各界300余人举办纪念活动。图片由李彬提供

  1985年底,带着二等功军功章和火线入党的“共产党员”称号,我回到了家乡,也带回了配发的衣物。母亲给我洗衣时,发现我的棉衣内侧有大块发黑发硬的地方,我告诉母亲,这是烈士和英雄们的鲜血。当时因为战斗激烈、抢救时间宝贵,为防止止血带粘上血无法包扎,我双手沾满了伤员鲜血,只能擦在棉衣内侧。后来棉衣上的鲜血被体温焐干了,一直留了下来。母亲听后动情地对我说:“儿子,你有今天,都是这些战友和烈士给你的,你不能忘记人家啊。”母亲朴实的话,我记住了,牺牲战友们的面庞也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

  退伍回家后,我每年都会去各地为牺牲的战友扫墓。但每扫一次墓,我都在想,还能为他们再做一点什么?后来我想,烈士们最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他们年迈的父母吧?就这样,一个“寻亲计划”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我开始寻找牺牲战友的亲人。我第一个寻找的是沈国良的父母。那个时候,我只模糊地知道他与我是同乡,由于缺少信息,我花了近两年时间,才最终在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上党镇丰城村找到了他们。那时,我才知道,沈国良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我决定以后替沈国良尽孝,做二老的儿子。找到沈国良的父母之后,我的“寻亲行动”不断取得新进展。我陆续找到了樊俊的爸爸樊永宽,又找到了李继富的爸爸李桐谋,而金占喜的爸爸成了我认的第四个“爸爸”。后来我又出省,去安徽等地的陵园祭奠烈士,寻找更多的烈士家属……如今,我找到的烈士父母已有18名,有的远在千里之外的贵州、云南。

  2012年9月9日,李彬在“700岁英雄宴”活动上给烈士的妈妈喂生日寿桃。图片由李彬提供

  2013年母亲节,李彬在宝应水泗乡陪伴金德勇烈士88岁的老母亲。图片由李彬提供

  找爸妈不易,做儿子更不易。至今,23年过去了,我把这些烈士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爸妈来敬重和关怀。老人们的生日,我这个“儿子”是铁定要上门的,几乎每年除夕,我和妻子都是在烈士的父母家度过。我与18位老父亲、老母亲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建立了深厚的“父子情”“母子情”。我想,如果我牺牲了,我的战友们也会义不容辞这么做的。2009年的清明节,我带着四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带他们看升国旗。老人们胸前挂着儿子的军功章,手上捧着儿子的照片,周边的人们自动闪出一条通路,向老人、向烈士致敬。在天安门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老人们激动地说:“时代变了,祖国强大了,现在和平幸福的生活得来不易,我们的孩子可以安息了!”

  改革开放40年,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幸福。与此同时,党和政府、社会各界没有忘记这些英烈。2014年,国家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号召全社会缅怀英雄烈士。这些年来,我在为英烈父母尽孝的过程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鼓励,党和政府也给了我很高的荣誉。

  2018年1月6日,李彬和徐兵烈士的父亲在一起。图片由李彬提供

  李彬给孩子们讲述英烈故事,宣扬爱国主义精神。图片来源:扬州文明网

  2012年,我想筹备一次烈士“700岁英雄宴”的活动,扬州市江都区领导了解到我的想法后,当即决定由区委宣传部牵头,把13位烈士的父母全都请到了江都,在江都大会堂举办了一场“大爱江都行”的大型慰问演出。今年十月中旬是蔡建强烈士的父亲蔡雨前老爸爸的80岁生日,文明办、关工委等多个部门为蔡爸爸而“聚”,还创作了新歌《战友尽忠我尽孝》。很多人在知道了我和这些爸爸妈妈的故事后,千方百计找到我,要与我一起奉献爱心和孝心。至今,已有上千位市民,加入到了我们“为英烈父母尽孝”的行列中。

  

  歌曲《战友尽忠我尽孝》由扬州大学音乐学院党委书记李向阳作曲,扬州文化艺术学校常务副校长殷德平作词。图片由李彬提供

  今年9月26日,镇江市丹徒区将湖滨路的一座桥梁以沈国良的名字命名。我和烈士父母也到了现场,见证了“国良桥”的命名仪式。现在离战争年代远了,但英烈不能忘记,英雄的精神需要传承。作为省里培育的“党课名师”“百姓名嘴”,我也经常前往机关军营、校园社区等各地宣讲。为了讲述烈士的英雄故事、宣扬爱国主义精神,我手写了几十万字的宣讲材料,累计作报告600余次,听众近30万人次。生活幸福的新时代,是英烈们当年为之奋斗的“明天”,他们的牺牲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2018年9月26日,镇江市丹徒区将湖滨路的一座桥梁以丹徒籍一等功臣沈国良烈士的姓名命名。

李彬与烈士父母为“国良桥”边的沈国良烈士雕塑献花。资料图

  如今,已有六位烈士父母离开了我们。但让我欣慰的是,老人们晚年生活很幸福,平均寿命达到了86岁。现在健在的12位“爸妈”平均年龄有83岁。这一切,与我们的孝心分不开,与关爱英雄的氛围分不开,与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分不开。我想,我的战友们也会欣慰。

  烈士们用生命捍卫祖国和平,为国家和人民而牺牲,是尽忠;那就由享受着和平的我们,来为他们的父母尽孝。如今,我已近退休年龄,而祖国青春正盛。我会继续努力做一名爱党爱国精神的传播者,矢志不渝!

(责任编辑:郭 艳娜)